绝地求生加速器哪个好
首页 美文

我妈的“狮吼功”

(来源:网站编辑 2019-04-25 20:01)
文章正文
  1
   小时候,我最怕的就是我妈跟人吵架。
   我妈跟人骂架从来没输过,她嗓门大,内容花样翻新,我们那条街上很多人都曾败在她手下。每次她跟别人当街大骂,被她的“狮吼功”伤得最厉害的,其实是我,我躲得远远的,恨不得有个地缝能钻进去。有时,赶上我爸在家的时候,会劝她别那么泼,我妈就瞪着眼睛?#27425;剩?#25105;耍泼咋?#32781;?#25105;占理啊。”
   别人家的孩子放学回到家,一推门会?#21834;?#22920;”,在每个孩子心里,“妈”才是代表家里温暖的所有涵义,?#19981;?#36319;妈妈一起上街。我是个例外,从不爱黏着我妈,我唯一愿意跟着她的时候,是回姥姥家。
   那时,姥姥还住在一个大杂院里,有十几户人家,我和我妈一进大院,我妈的大嗓门就喊上?#32781;?#25105;回来啦!”就会有大姨、大娘们纷纷推开自家的门,“哟,?#19979;?#23478;的‘半拉院子’回来啦?”“半拉院子”是我妈在她娘家的外号,代表大家对她嗓门的认可。人家书里的美人一笑能倾城,我妈一张嘴,能撼动我姥姥家的半拉院子,都属于威力无穷的那种。
   我妈手?#24597;?#21033;地给姥姥打扫卫生,把拆下来的床单被褥塞在大盆里,到院子里的水管下,“哗啦哗啦”地搓洗起来。她手里忙活着,嘴上唠叨着我姥姥不会收拾卫生,同时还能跟那些大姨大娘唠?#27809;?#28909;,没多久,她们彼此生活中发生的那点事,都给交流了个底掉。
   每到这时,我姥姥就坐在一旁的小凳上,笑眯眯地看着自个儿家的姑娘,在那?#20013;?#21448;叫又骂的。这是她一向安静的生活里,并不多见的高兴时刻。
   每次看到妈妈和姥姥这么不一样,我心里又是难过,又是庆幸。难过的是,妈妈怎么就没随了姥姥温柔的性子呢?庆幸的是,看来我?#38498;?#20063;不必随妈了。
  2
   我妈一直嫌我“窝囊废”,该争的不争,?#20204;?#30340;不抢。
   我家附近有个小公园,有小孩子都爱玩的跷跷板。别人在上面玩的时候,我会在旁边等着,人家不下来,我也不会过去催。轮到我在上面玩的时候,如果有人站在我身边,我就会马上下来让给别人。因为这个,我总是等太久时间也玩不上一小会儿。我妈看不得我如此窝囊,骂了我很多次,也没管用。
   上学?#38498;螅?#27599;次期末评分我都很期待,我虽然成绩不怎么好,但是,同学们之间互相评的品德分,我是最高分。每次我得意地把评分单拿给妈妈看,她都会一针见血地提醒我,“姑娘,她们愿意跟你玩,是因为你傻,愿意给她们欺负。”那会儿,邻居们看到我,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,“这孩子,性子真不像她妈。”每当听到这句话,我心里都美滋滋的,当作是对我最大的夸奖。
   ?#21480;?#37027;年,我偷偷?#19981;?#19968;个男生,他成绩好,人长得也?#27599;礎?#35838;间操的时候,我站在他斜后方,研究他的后脑?#20303;?#26257;假里,妈妈上班,我在家写作业,偶然发现,他正从我家楼下走过。我以最快速度跑下去,装作意外碰到他。他在旁边的小卖部买了两瓶汽水,我们倚在树下,那汽水又冰又甜,是我记忆中最美的味道。我感觉到他说话有些吞吞吐吐,突然想问他,他不会是知道我在这里住吧?
   我的美梦刚开始,就被我妈的大嗓门给震碎了。那天,就连她走过来的脚步声,也尤其的重,“姑娘,这是谁啊?”我?#24597;?#22320;说了两句,不等那男生跟我妈打招呼,就把他撵走?#32781;?#21364;依然没挡住我妈的穿透力,“小兔崽子,他是来找你早恋的吧!”那天之后,我再也没有和那个男生单?#28010;?#36807;话,不是因为妈的反对,而是因为她的形象,让我再也没有勇气出现在自己?#19981;?#30340;人面?#21834;?
   高考之前,大家压力太大,睡觉时有各种各样的?#20174;Α?#32780;我,一紧张就会做梦,梦到我妈又跟人在街上对骂,每次醒来,她的骂声都还回响在耳边,让我分不清是梦里还是梦外。
   那时,我唯一想的,就是早点离开她,远远的。
  3
   高三那年,姥姥生了重病,在床上躺了三个多月,妈妈一直守在她身边。我周末的时候就过去看她,姥姥精神好的时候,反而比以前爱说?#21834;?#26029;断续续地,我知道了妈妈很多小时候的事。
   妈从小就是个?#32654;?#30340;小姑娘。姥爷腿有?#23633;玻?#23013;姥又老实,两口子在村子里总是受人欺负,家里只有这一个姑娘,她长到七八岁起,就开始能护着父母了。那时候,姥姥家里种的蔬菜大棚,半夜被人割了塑料顶,一夜之间,所有的菜都冻死了。姥爷知道是村里的无?#24213;?#30340;,跑上门去理论,却被那人推搡了出来,摔倒在砖石路上,磕破了头。当时妈只有十几岁,她半夜出去,在路上堵住喝醉回来的那人,向他撒了石灰,那人最终伤了眼睛,因为没有看清对方是谁,只能暗认?#22993;埂?#21518;来,欺负姥姥家的那些人?#23478;?#19968;受到了警告。村里人都说,他们这个家完全是被这个小姑娘给撑起来的。我妈从小就被迫当起了家里的顶梁柱,其中的艰辛只有她自己最清楚。后来,她嫁给了我爸,爸爸是给人盖房子的,经常在外地跑。妈妈不但没能找到依靠,反而又多了一个家的重担。那个年纪的我,?#36824;?#30528;自己少女心的脆弱敏感,哪里能体会得到她人生的艰辛。
   姥姥走后,我和妈妈之间的关系有了很大改善。大一那年暑假,我回了家,去她工作的服装厂找她。她正满头大汗地挑着两大筐碎布头,有人过来找她,她放下挑子跟人说?#21834;?#25105;突然很想试试,扁担上了肩,我使了几次劲,那两个大筐?#27425;?#19997;不动。我站在那里,个子?#20154;?#39640;,体格?#20154;常?#22905;能轻?#28363;?#36215;来的东西,我却一点都动不?#32781;?#25105;越想越委屈,眼圈都红了。我妈像发现了新大陆,“快来看我家姑娘,被两筐布头气哭?#32781;?#21704;哈哈哈!”
   ?#23548;?#37324;的机器轰隆隆地响,依然压不住她的大嗓门,附近的几个阿姨都停下手中的活,看着我大笑,那天,我破天荒的没有觉得难堪,我心里一直在想,妈妈重重的脚步声,妈妈的无?#23567;?#29422;吼功”,都是在这样的环境里炼成的吧?
   正因为有她的?#32654;?#21644;蛮横,我才不必和她一样。
  4
   这些发现,让我与自己曾经的脆弱?#20820;?#24863;和解了。后来,我按照意愿,长成了一个?#24895;?#35878;逊,凡事不争不抢的人。在工作中,因为我的耐心和温柔,颇受好评。那天,我路过茶水间,听到几个小姑娘在聊天,“八部主管最有涵养?#32781;?#23545;新人也最有耐心,她们部门的员工都喊她姐,可亲啦,哪像咱主管,凶得跟什么似的。”我心里暗笑,为了这份涵养,我可是逆天而行,改变了自己的基因。
   市場各部门有很多工作都需要运营部的配合,因为我们八部是最新成立的,每次运营部都把我们的活一拖再拖。为了不耽误进度,我要求部门成员,在给运营提交任务需求时,一定要提?#21834;?#23613;管如?#32781;?#36824;是出了问题。那回,我们提前一周就提交运营做宣传图?#32781;?#31561;到第二天要带去市场做宣传?#32781;?#36816;营主管?#27492;担?#22270;还没做出来。我去找他理论,他?#27492;得?#19981;过来。那天,我再也顾不上自己的形象,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,语气越来越硬,直到最后,我彻底发了火,“今天我就在这里看着你做,做不完,谁也别想回家!”
   那次,我“一战成名”,那些老主管,对我开始客?#25512;?#27668;的,就连我自己的员工,也都乖乖地叫老大,不再嘻嘻哈哈地闹。我虽然有点不舒服,却发现,工作起来?#21557;?#20102;不少。这时,我才发现,我不愿意遗传的妈妈那种?#32654;保?#20854;实一直在我血液里,这股血气在关键时刻,庇护我,点燃我,支撑了我。
   那天,我给妈妈打了个电话,“谢谢你,妈。”她自然没听懂,嫌我说话没头没脑的。我埋怨她,“今天是我生日啊,你不会是忘了吧,你是我亲妈吗?”“我是不是你亲妈能咋的?反正你也从来没随过我。”妈在电话那头的嗓门依旧很大,听到熟悉的“狮吼功”,我竟然很想念……
  编辑/刘洋
上一篇:老头的“宠妻之道” 下一篇:一生情,一世缘
标签
热门文章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
绝地求生加速器哪个好 pt下降是什么意思 时时彩6码后三复式 二人麻将免费下载 现金版两人斗地主 新平台电子送免费彩金不限id 近期电子送彩金网址 中国vs尼日利亚 三公牌游戏 单机捕鱼达人4破解版 牛牛看4张牌抢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