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地求生加速器哪个好
首页 美文

碎虎

(来源:网站编辑 2019-04-12 18:10)
文章正文
   那天,我们一行人去碎虎家时,他不在。
   这次,是我第几次去碎虎家,已记不清了。对他家,我并不感到陌生,因为以前下乡时,我们常去他家嘘寒问暖、慰问、走访调查。但由于工作的关系,我也有近一年没去他家了。这次到他家,他家完全变了,变得不仅让我感到眼前一亮,甚至还有点陌生起来。如今,他家的院子全都用水泥打了,听村上的李书记说,这是村民帮着打的。就连厕所都是新盖的,并且上面还架着一个太阳能。院墙也全部用砖砌了,墙外的文化墙上,绘有各种鲜艳的图案。院墙内,靠近大门的一侧,围有一个小花园。和我们一同前往的范局长指着一束花,说:“瞧!这就是格桑花。”我们几个年轻人,就不约而同地齐刷刷地挤了过去。我们?#20960;?#21040;很好奇,因为格桑花我们以前也只是听说过,但从没?#23633;?#36807;。几个女同志,更是迫不及待地把脸凑近了花儿,拿起各自的?#21482;?#33258;拍了起来。有男同志戏笑道:“你真是万花丛中一点红啊!”我们都笑了。
   看见这些被盖得整整齐齐、错落有致的庭院,看见这被群山环绕、绿树成荫、鸟语花香的村庄,看见这空气清新、路面整洁、在每个清晨安静得只能听见几声鸟鸣的宝地,让我们这些居住在城里的乡下人,羡慕不已。
   这次,我没?#23633;?#21040;碎虎。听碎虎妈说,他是去外地打工了。这一点,倒是让我感到很诧异。
   碎虎,在我的印象中,多半是像邻家的小狗阿黄,蹲在自家门口的不远处,懒洋洋地晒着太阳。
   记得第一次见到碎虎,是我们精?#25380;?#36139;帮扶队员下乡的时候。由于村镇地离他家很近,在村上李书记的引领下,我们很快来到了碎虎家门口。李书记用?#25351;?#25105;们指着碎虎家的门,说:“你们看,这是碎虎家。”我们顺着他的手势看去,土垒的院墙,早已被雨水冲洗得东倒西歪,院子里的荒草到处疯长着,足以淹没人的膝盖。说是门,其实是立了两捆玉米秆和麻?#35759;?#24050;,根本没有门。
   “这是我们村为数不多的一个光棍家。家里现在只剩碎虎和他妈两个,日子过得紧得很。碎虎现在都快五十了,还没有成家。他妈今年七十三了,耳朵有点?#24120;?#33151;脚也不方便,只是眼睛还明亮得很。”李书记接着说道。
   那时,碎虎家只有一间房,吃饭住人都在一间屋里。房子是胡基砌的,很是破烂不?#21834;?#21548;李书记说,一到下雨,碎虎就拿着大盆、小盆、水桶和碗,放在炕上、屋里的地上盛水。他家的门槛很高,迈进门槛,一脚踩下去,就像跌进了地窖里一般,潮湿、冰冷、黑暗。地上,被雨水砸得坑坑洼洼的。屋内的窗户,关得严?#40092;?#23454;,且用塑料布钉着,密不透风。屋内?#37027;劍?#34987;做饭的油烟熏得黑乎乎的,墙面,被褶皱了的厚厚的报纸糊得早已看不清原来的面目。整个屋里散发着一种发霉的味道,给人感觉很压抑、很凄凉,不由得让人同情起这屋里住的人来。
   我们从屋里出来,在房子的一侧,李书记指着一个瘫坐在黑乎乎的炕眼门前,双手抱着腿的中年男子,说:“这就是碎虎!”顺着他的手势,我们看见,一个?#36335;?#31359;得脏兮兮的像叫花子一样的中年男子,他像长期都在挨饿似的,神情恍惚,满脸憔悴。大白天的,不知是怕人还是怕光,听见我们走了过来,他就把头向衣领里缩了缩。他瘦?#36731;?#23755;得像个排骨,脸黑不溜秋的像锅煤一样,头发像缺了肥料的荒草,横七竖?#35828;羋页?#30528;,盖住了双眼。他慢慢地抬起头来,半睁着眼看了我们一眼,?#33268;?#24930;地把头低了下去。他精神颓?#31995;?#20687;个五六十岁的小老?#33539;?#21487;李书记却说,他才四十多岁。
   我们耐心地向他讲解国家有关精?#25380;?#36139;的政策,他认真地听着。有一阵儿,他听得稀里糊涂的,有一阵儿,他睁大了双眼,又像是在做白日?#25105;?#26679;,似信不信。
   不论一个人,一个家庭,还是一个国家,现实的贫穷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精神上的贫穷。现实的贫穷,我们可以通过改变生产方式来转变。可是,精神上的贫穷,我们拿什么来拯救呢?对于一个爱读书的人,知识就是一种财富,即便在现实中他是贫困的,但在精神上他肯定是富有的,这种富有,可以使他在人群中活得不卑不亢。要让一个人富起来,不是给他多少钱,而是先要让他的思想富起来。
   对于一个农民,?#32469;?#26159;对于一个像碎虎一样的农民,更?#26377;?#35201;让其思想先富起来。经过我们帮扶队员对其多次做思想动员、鼓励和政策宣传,他的致富信心,也逐渐提起来了。
   之后,经过多方协调、衔接,县上和村上帮他家盖起了一院新房,北面五间,东面一间,西面一间,院墙全部砌成了砖的,院也打成了水泥的,院内还建了个小花园,就连厕所也翻修成了新的,还架上了太阳能。?#28304;耍?#30862;虎像变了个人似的,见了我们总是笑眯眯的,格外热情。
   再次见到碎虎,是他用铁锨挑着一个盘笼,在村里的巷子里拾牛粪。他把头发理短了,胡子也刮了,人明顯比以前精神多了。老远看见我们,他就冲我们笑着打了个招呼。
   又一次见到碎虎时,他正拿着一把扫帚在大门口数十米处很专注地扫路,以至我们走到跟前,他也没有察觉。他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袖衬衣和一条浅灰色的裤子,?#36335;?#34429;然不是新的,但是洗得很干净。我们笑着没有打扰他,在他家院子里转了一圈。院子收拾得很干净,在厨房走廊的一侧,整整齐齐地摞着一堆劈好的柴火。从院子里出来,看见邻家的一户人家门口很脏,我们就朝着碎虎喊道:“碎虎,把这里也扫了。”听见有人叫他,碎虎就笑着大步走了过来,向我们很腼腆地打了声招呼,说:“来了嗷!”我们友好地笑着,回了句:“你荪,臧好好?#26705; ?#30862;虎笑了笑,把邻居家的门前也扫了。
   在张扬村采风结束时,已近中午,李书记多次挽留我们吃了饭再走,但被我们拒绝了,我们说:“我们还要去秦亭镇的?#30776;?#26449;、樊?#30475;?#21644;山门镇的玄头村等地。”在我们离开时,李书记还给我们透露了一个意外的惊喜,他说,他们正在给碎虎?#24597;?#30528;找老?#29275;?#24182;且已经有点眉目了。
上一篇:鸟亦无语 下一篇:?#30422;?#30340;财运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
绝地求生加速器哪个好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表 北京一分赛结果 30选五开奖结果今天 快乐十分0606038开奖期 今日足球赛事时间表 新疆18选7基数投注表 捕鱼能下分 爱彩乐重庆快乐十分 广西快三人工计划专家 球探app苹果版怎样下载